云里雾里牯牛寨

发布日期:2018-11-23 15:38:26文章来源:伟德国际官方网站日报
王莉  文/图我是个内心洒脱的人,虽一身羁绊,却最爱说走就走的旅行。决定再登牯牛寨,也就在脑海里挣扎了一秒钟而已。这一次,我们没有选择从会泽大海草山徒步,而是驱车至东川区的紫霞宫,再徒步登山。紫霞宫下面那48道拐,是迄今我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公路。一拐接着一拐往上爬,就像一个个衔接在一起的“z”,它们你拉着我,我拉着你,都想登上几乎垂直的山崖。汽车也在低档大油门下喘着粗气,爬呀爬,一刻也不敢松懈,生怕一熄火就无法再次起步。这四十八道拐让我想起了詹天佑的“人”字形线路,当时詹天佑顶着各种压力主持修建的京张铁路,大大地为清政府长了脸。而今国家富足了,国人就为了看看风景也能在这陡峭的山崖修建公路了,社会发展的速度直接把我们的想象力甩进了高山深涧云山雾海。
从山巅俯身向下看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那些弯弯绕绕的拐拐就像鸡肠子一样铺在山坡上,悬于半空中。这就是人类的杰作!人类的欲望总是没有穷尽。没到过山顶之前,心中充满敬畏,总愿意虔诚如信徒般一步一步地走上去。到过顶峰,见过绝佳美景,顿生贪婪之心,觉得如此美景要是能经常欣赏多好,却不愿再吃苦受累一步步走上去了,便想着走捷径。于是开始揭山之肌肤,伤山之筋骨,却是为了看山,矛盾不?自私不?在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,只有想不到,几乎没有办不到的。路修好了,坐着车轻轻松松到了山巅,可是却没有之前跋山涉水的乐趣了。要是再安装上索道,打造成自然人文景区,那登山的乐趣就几乎为零。
自然之所以为自然,就是因为它的野趣;山之所以为山,就在于它的神圣。牯牛寨吸引大家的,不就是它4017.3米的高度吗?不就是这一高度下的自然万物的与众不同吗?因为不了解,所以敬畏;因为敬畏,便会爱惜山上的一草一木。如若人人都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到达山顶,那牯牛寨岂不门庭若市了。根据人类的破坏力,牯牛寨的草木不用多久就会被夷为平地,且垃圾成堆,还会是那个人人向往的神秘国度吗?所以个人觉得还是脚踏实地一步一步登山的好,虽然累,虽然苦,却乐趣无穷。深秋的牯牛峰掩藏在浓浓的云雾里,难识其真面目。幸运的是我们每走到一处,风便把云雾揭开,让我们一睹这乌蒙汉子的尊容,却也不让细看,几分钟后又给他披上神秘的隐身衣了。不识牯牛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除了山太大,去了多次的登山爱好者也无法窥其全貌,另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牯牛寨的雾太大了,且云雾变换之快,总让人措手不及。看到一处美丽的风景,刚举起相机,已被云雾遮盖。有时看着眼前的茫茫雾海,如置身仙境,正陶陶然间,一阵山风把云雾吹走了,眼前竟是万丈悬崖。牯牛寨总能给你惊喜,也能制造惊悚。
山上的格桑花,粑粑花,偶尔遇到一两朵,却开得正好。看来太阳的确是关照着世间的每一个角落的。虽然粑粑花的叶片不如小区里的三分之一大,植株不如其五分之一高,但是依然开出其二分之一大小的花朵。由于水分、土壤和气温等的影响,叶片黄绿黄绿的,很单薄,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,但是一开花,就显得精神了,一开花,就显得坚毅了。城里的格桑花也早谢了,山上的格桑花却笑盈盈的,让人感动。我突然想回来收集许许多多像格桑花一样耐寒耐旱的花种,下次再去牯牛寨,我要把它们撒在我经过的所有地方,以后再去登山,就能看到一路一路的花开。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一起登山的友人时,我差点被自己的想法感动了。人不就是这样吗?生一个善念,感动自己;做一次善行,温暖他人。
每次到牯牛寨,都像入忘我之境,看什么都新鲜,对什么都好奇。蹦来跳去的,像一只野猴。热了,忍不住把外衣脱下来,当时不觉得有什么,下山之后却咳嗽了两个多星期,咳得撕心裂肺。牯牛寨是通过这种方式提醒我: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它的高度,不要忘记高海拔下气候的异常,不要忘记对山存一份敬畏之心。有时候,我不敢在文章里写哪里的花开得多好,怕过几天就全开在花瓶里了;不敢说哪里有珍贵的野生中药材,生怕此地被掘地三尺。那就说说云雾吧,云里雾里的,有形无形的,看不到也摸不着,摸着了也带不走。寨的云雾,真的看不透,看不够。
编辑:陈高桥